• 對抗雙頭壟斷、爭奪全球原油定價權,中東產油國放大招!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11-13 16:30:34 來源:時代財經
  • [摘要] 潛旭明認為,此次阿聯酋推出Murban,是想把其打造成整個中東地區的原油定價基準,增強中東產油國在全球原油市場的的定價話語權。

    文/時代財經    劉沐軒

    國際原油定價權或將迎來變局。

    據路透社報道,全球交易所和清算所運營商以及數據和上市服務提供商洲際交易所(ICE)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杰弗里·斯普雷徹(Jeffrey Sprecher)11月11日宣布,計劃在阿布扎比推出一家新交易所ICE Futures Abu Dhabi(簡稱“IFAD”),并將在明年推出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ADNOC)的Murban石油期貨合約。

    斯普雷徹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包括中石油、英國石油、道達爾、Inpex、維多、殼牌、韓國的GS Caltex、日本的JXTG和泰國的PTT在內的9家大型能源貿易商將成為新交易所的合作伙伴。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研究員、能源研究項目主任潛旭明11月12日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示,此次阿聯酋推出Murban,是想把其打造成整個中東地區的原油定價基準,增強中東產油國在全球原油市場的定價話語權。

    阿曼原油的窘境

    長期以來,作為占世界石油產量五分之一的波斯灣地區,一直缺乏一個有足夠影響力和話語權的原油期貨合約。雖然迪拜商品交易所(DME)在2007年就曾推出阿曼(OMAN)原油期貨合約爭取話語權,但仍難以與WTI和布倫特原油定價體系競爭。

    WTI是美國西得克薩斯的中質原油,該原油期貨合約具有良好的流動性及很高的價格透明度,所有在美國生產或銷往美國的原油在計價時都以輕質低硫的WTI作為基準。

    而布倫特是出產于北海的布倫特和尼尼安油田的輕質低硫原油,在期貨、遠期和即期現貨市場上被廣泛交易。現在全球約65%以上的實貨原油價格與布倫特體系掛鉤,主要客戶是位于西北歐和美國東海岸的煉油廠。

    undefined作為占世界石油產量五分之一的中東地區,卻一直缺乏對石油定價的話語權。(圖源:法新社)

    而阿曼原油產自阿曼,屬于中質含硫油,API為34,含硫量約1.5%。阿曼原油期貨掛牌于迪拜商品交易所DME,是阿曼和迪拜出口亞洲原油的定價基準,采用現貨交割,是獲取中東原油現貨的主要途徑之一。

    潛旭明指出,阿曼原油期貨合約缺乏競爭力的原因是其定價系統出了問題。潛旭明認為, 中東國家在原油基準上缺乏話語權的原因在于:中東地區缺乏成熟的期貨市場,以及合適的原油期貨合約。

    阿曼原油期貨的價格主要依據是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ADNOC)每個月公布的原油計價共識,而基本原油價格則采用迪拜原油和阿曼原油的均價。

    但由于目前中東產油國大多采用官方定價,存在著價格不透明和政府干預的弊端,一直難以被市場真正認可。

    因為缺乏標準的定價方式,從中東地區賣到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原油定價標準也不一樣。比如,從中東賣到亞太地區的原油是以阿曼原油或迪拜原油來定價,而賣到北美和歐洲的原油的價格卻要依據WTI或布倫特的基準,這就導致從中東賣到亞洲的原油價格往往比賣到北美和西歐的要貴不少。

    潛旭明說,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中東產油國,“價格定高了客戶不買賬,價格定得低了,自己又沒得賺。”

    打破布倫特和WTI的雙頭壟斷

    ADNOC集團首席執行官兼阿聯酋國務大臣蘇丹艾哈邁德·賈伯(Sultan Ahmed Al Jaber)周一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阿布扎比進行新的Murban石油期貨合約不僅會使阿聯酋受益,還將使全世界的石油交易商受益。”

    undefined阿聯酋國務大臣兼ADNOC集團首席執行官蘇丹·艾哈邁德·賈伯(Sultan Ahmed al-Jaber)(圖源:法新社)

    阿曼石油部長也表示,阿聯酋的倡議對石油市場有利,且不會與DME的阿曼原油期貨合約競爭。

    如果成功獲得有關機構批準,Murban原油期貨或于2020年初推出,力求與成熟的原油基準WTI和布倫特競爭。

    據CNBC報道,PVM Oil Associates的石油分析師斯蒂芬·布雷諾克(Stephen Brennock)認為,要成為全球原油期貨的“新標桿”,Murban期貨合約仍然面臨著和阿曼原油期貨一樣的艱巨挑戰。“因為現階段沒有其他全球原油基準的需求,所以布倫特和WTI的雙頭壟斷將繼續主導原油期貨交易領域”。

    值得一提的是,參與此次新的Murban期貨合約的還有來自中國、日本、韓國等亞洲國家的油企。

    據CNN報道,維多首席執行官羅素·哈迪(Russell Hardy)周一在阿布扎比國際展覽暨會議(ADIPEC)上聲稱,Murban已經成為許多亞洲煉油廠的參考原油,這一新基準的推出將促進原油期貨的套期保值,使強大的金融市場得以發展,還將使生產者、消費者和貿易商均受益。

    “鑒于Murban會大量涌入亞洲市場,我們相信石油市場已經為適應更具地理意義的市場做好了充分準備。”賈伯說。

    對此,潛旭明表示,中、日、韓是國際主要的石油需求國,其需求總量約占全球石油需求總量的20%。這些國家的油企的參與既可以使自身獲益,也將使Murban體系的中東油價更具競爭力。

    Murban將采取遠期定價

    那么與WTI和布倫特相比,Murban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

    賈伯上周在美國能源論壇上透露,新的Murban期貨合約將采取遠期定價,取代傳統的追溯定價,從而允許買家對沖風險并能夠更多地從中獲利。

    以往的追溯定價意味著,客戶要到8月初才能知道7月已經裝載上油輪的原油價格。而亞太地區的煉油廠傾向于提前兩個月進行采購,這也可能是中、日、韓等亞洲油企“看上”Murban的原因之一。

    新的定價系統將使ADNOC客戶能夠提前知道自己所需支付的價格,而不必等待大約兩個月的時間來了解和估算在當前定價系統下的石油價格。

    此外,Murban期貨合約還將為最常用的中東標準(由DME運營并在CME電子平臺上交易的迪拜/阿曼基準)創建替代基準。

    undefined新的Murban期貨合約將取代傳統的追溯定價,采取遠期定價。(圖源:Argus Blog)

    布雷諾克也表示,Murban采用新的定價系統將為買家帶來福音。

    作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中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的第三大產油國,阿聯酋日產量約為300萬桶,主要由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生產。未來,這一產量還有可能進一步提高,賈伯表示,阿聯酋有望在2020年底之前將產能提高到400萬桶/日。而Murban原油期貨的很大一部分是輕質原油,目前Murban輕質原油的產量約為每天160-170萬桶。

    Murban合約是否能夠成功目前還難以確定,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 (Gazprom)石油交易主管伊姆西洛維奇(Adi Imsirovic)認為,成功的關鍵在于市場的認可度與信心,如果市場對Murban缺乏信心,那么就會缺乏流動性,而一旦失去了流動性,市場的信心就會更加地一蹶不振。

    為避免重蹈阿曼原油期貨的覆撤,因產量下滑和成交量低迷等原因與國際原油定價基準的定位漸行漸遠,阿布扎比石油委員會上周批準了針對Murban原油期貨的新定價機制,并授權ADNOC取消了對Murban銷售目的地的限制。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Murban 石油期貨合約 原油市場 中東 阿聯酋 的報道

  • ·對抗雙頭壟斷、爭奪全球原油定價權,中東產油國放大招!(2019-11-13)
  • ·人設崩塌的“中東巴菲特”:即將從首富淪為階下囚?(2017-11-08)
  • ·“伊斯蘭國”被剿滅, 中東亂局仍難以平息(2017-11-22)
  • ·中國承諾數十億美元投資,中東歐國家展開競爭(2017-12-01)
  • ·戰火中的東古塔:繁華不再,天堂淪為地獄(2018-04-04)
  • ·中國中東問題特使:中東的主人只能是中東國家(2018-04-10)
  • ·5月中旬中東熱點問題將集中爆發,或導致國際油價上漲(2018-05-04)
  • ·沙特向卡塔爾遞出“橄欖枝” 雙方關系或轉暖(2019-05-29)
  • 自教育部1月底宣布2020年春季開學延期,并提倡“停課不停教、不停學”以來,網課平臺、教師、學生和家長,都經受了各自的考驗。

    一石激起千層浪。多位專家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住房公積金這塊人民群眾的“蛋糕”,還沒到動的時候。

    無論是貸款的企業還是個人,一兩個月的還貸或許可以“擠一擠”,但當下疫情形勢尚未明朗,持續時間不確定才是它們最擔心的事情。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大乐透预测彩票研究院◆
    翡翠主播赚钱吗 农民工做什么赚钱 神武2手游如何快速赚钱之道 有哪几种免费麻将游戏 急速赛车 阿里不赚钱 中方信富有赚钱的吗 澳门动态足球即时赔率 立博即时赔率 上海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