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及美國經濟 波音艱難拯救之路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9-11-12 04:21:03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波音公司第三季度營收為199.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減少21%,凈利潤11.67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減少51%,前三個季度,波音凈利潤已經同比減少了95%,其中737Max系列造成的損失累計高達92億美元。

    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折翼的波音仍深陷泥沼。

    11月8日,美國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發布聲明稱,將波音737Max客機的復飛計劃推遲一個月,原因在于當前該機型何時可以通過驗證尚不明確—繼美國多家航空公司將復飛計劃推遲到明年1月底之后,西南航空又宣布推遲至3月初。

    據彭博社此前報道,波音近期提交的軟件系統修復說明書并沒有通過美國聯邦航空局和歐洲航空安全局等監管機構審核。11月6日,波音方面指出,企業依照先前常用格式提交說明書,而“監管機構要求以不同形式表達信息”,因此波音“正按要求修改說明書”。

    “現在猜測會如何影響復飛計劃,為時過早。”波音發言人戈登?約翰德羅表示。不過,此次說明書遭遇“打回重做”,無疑為復飛的前景蒙上了陰霾。據財報顯示,波音公司第三季度營收為199.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減少21%,凈利潤11.67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減少51%,前三個季度,波音凈利潤已經同比減少了95%,其中737Max系列造成的損失累計高達92億美元。

    另一方面,作為美國最大的制造出口商,波音銷售速度最快的飛機停飛正對整個經濟產生連鎖反應。就如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高級研究員梅甘?格林指出,今年第二季度,737Max停飛導致美國出口數據下滑了7.5%。

    一場拯救波音之旅正在展開。

    劫后余波

    回顧去年10月29日印尼獅航與今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的兩場空難,事后調查的矛頭均直指波音737Max客機特有的“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但圍繞這一焦點,對波音這家巨頭的信任危機隨之展開。

    據路透社報道,過去幾年里,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經常發現波音的安全問題,但公司卻沒有作出行動,如果這些安全不合規案例都訴諸法庭,那么罰款金額或高達數千萬美元。

    兩起空難過后,僅今年上半年,便有4名波音前員工和現職員工向FAA舉報了他們認為的隱患。10月18日,FAA方面指出,早在2016年,便有兩名雇員知曉了MCAS存在的安全隱患,但波音卻對監管層隱瞞,彼時距離737Max首飛還不到一年。消息傳出后,受此影響,波音當天股價下跌近7%,市值蒸發140億美元。

    麻煩還蔓延到了其他機型。11月7日,據BBC報道,前波音工程師約翰·巴奈特(John Barnett)舉報787夢幻客機的供氧系統有缺陷,一旦遇到機艙突然減壓的情況,系統可能不工作;而造成這種隱患主要是因為飛機制造車間為了趕進度、控成本而忽視質量。

    多方壓力之下,波音在10月23日宣布撤換商用飛機部門負責人麥卡利斯特(Kevin McAllister);10月底,CEO丹尼斯?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在美國國會遭遇了嚴厲的質詢,并公開承認波音“犯了錯誤”;這位55歲的公司領導人又在11月5日表示,將自愿放棄今年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全年獎金和股票盈利,直到737 Max完全復飛。

    今年6月,波音在一次模擬飛行中使用了更新后的波音737Max客機軟件,結果出現近似墜機,這使得波音公司需要重新設計整個系統,這讓737Max 客機復飛時間表不斷延后。

    隨后波音公司決定,完全重新設計737Max客機的飛行計算機結構,導致波音公司復飛計劃更加遙遙無期,也影響了波音公司交付新機、承接訂單、保證利潤的節奏—第三季度,波音共交付5架737系列飛機,去年同期為138架,同比下降96.38%;今年前三季度波音共交付118架737系列飛機,去年同期為407架,同比下降71%。

    目前,波音正與美國聯合技術公司下屬的柯林斯航空航天公司一起對MCAS作出修正,由柯林斯負責開發737 Max的自動化計算機系統,并希望在今年年底前讓FAA通過這一軟件系統修復方案。

    等待期間,波音交出了凈虧損29.42億美元的十年來最差第二季度財報后,第三季度仍沒有好轉。波音的自救之路顯得過于漫長。

    拯救波音

    這張多米諾骨牌的倒塌,帶來了波音冗長供應鏈上的風暴。

    包括美國航空、通用電氣以及規模較小的零部件供應商等眾多企業首當其沖,737Max停飛和停止交付成為它們出現財務損失暫停發布利潤預期的關鍵原因—美國聯合大陸控股有限公司表示,停飛風波影響到了公司今年的運力增長計劃;美國航空指出,公司在第二季度已經取消了7800個航班,拉低稅前利潤1.85億美元;西南航空則取消了3萬架次航班,預計今年年底客運業務減少8%。

    從長遠來看,這家關系到美國庫存、就業、出口、投資等關鍵領域的巨頭,更與宏觀經濟密切相關。10月22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表示,拖累美國經濟的“逆流”包括國際緊張形勢以及疲軟的外國需求等,但他特別將波音列入了影響因素的名單之中。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數據顯示,由于停飛風波,波音已經拖累3―6月份的GDP增長,減少了0.4個百分點。10月30日,美國商務部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GDP增速為1.9%,其中,企業投資在第二季度下降了1.0%之后,第三季度下降3.0%,為逾三年半以來最嚴重的萎縮、出口對GDP增長的貢獻則只有0.08個百分點。

    路透社指出,盡管波音風波削弱了企業投資,但從生產線上生產出來的飛機為上一季度690億美元的庫存增長作出了貢獻,4―6月份企業庫存增加694億美元;與第二季度的0.91個百分點相比,它們僅將第三季度的GDP增長率拉低了0.05個百分點。

    波音自救的同時,美國政府也在馳援路上。

    9月19日,波音宣布為美國海軍研制的MQ―25“黃貂魚”(Stingray)艦載無人加油機原型機在圣路易斯機場進行首飛,這個單子價值8億美元;另一份T―7A紅鷹的訂單更是高達92億美元;此外,美國軍方向波音采購的F―15X戰機每架為1億美元。

    在國防、航天航空和防務方面,波音第三季度營收增加至70.42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上漲2%;而受衛星、武器和T-7A紅鷹銷量增加的推動,國防前三季度的營收達到了202.6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上漲4%。

    不過美國軍方的助力,對于波音商用飛機業務的下滑而言只是杯水車薪。

    今年第三季度,波音商用飛機交付量為62架,去年同期為190架,同比下降67%;今年前三季度,波音商用飛機交付量為301架,去年同期為568架,同比下降47%。

    除了軍方采購,美國政府的另一招數則是通過對競爭對手空客的打壓,來為波音的市場份額爭奪戰開路。

    10月14日,美國與歐盟就航空補貼方面延續10多年的持久戰終于有了階段性成果,WTO正式授權美國對法國、德國、西班牙和英國四個歐洲國家以及歐盟采取每年總價值高達約75億美元的懲罰性關稅的報復措施,其中針對空客飛機的關稅征收幅度為10%—值得一提的是,這筆罰款是歷史上WTO批準的最高仲裁金額。

    由于目前空客飛機產品中有40%的零部件來自美國制造,加之一眾航天巨頭均大批訂購或使用空客飛機,關稅也會致使他們運營及維修空客飛機成本上漲,未來不排除這些企業訂單重新回流波音的可能。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大乐透预测彩票研究院◆
公众号电影资源赚钱吗 新疆11选5 大唐无双双开赚钱 极速快3 武汉锅盔赚钱 3d试机号 上古卷轴4赚钱攻略视频 188足彩比分直播 倒到胡麻将技巧 浙江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