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委三提銀行資本補充 中小行萬億缺口待補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9-11-12 02:38:14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由于中小銀行通過傳統補充資本金的渠道和能力有限,該政策對緩解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率下滑問題會有實質幫助。

    時代周報記者 羅仙仙 發自深圳

    中小銀行補充資本最近再獲政策加持。

    11月6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稱“國務院金融委”)召開第九次會議,其中提出:“深化中小銀行改革,重點支持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

    這是國務院金融委第三次提及銀行資本補充的問題。

    此前,國務院金融委先后在第七次、八次會議指出,鼓勵銀行利用更多創新型工具多渠道補充資本;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豐富銀行補充資本的資金來源渠道。

    我國銀行當前的資本補充渠道包括IPO、可轉債、定增、永續債、優先股、二級資本債等。據銀保監會2019年6月末數據,我國4597家銀行業金融機構法人中,其中有134家城商行、1423家農商行、782家農信社、1622家村鎮銀行。

    11月10日,廣東某券商銀行業分析師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銀行資本水平不足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資源配置低效導致的盈利能力不足,會議提及支持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同時健全公司治理及風控體系,是治本的辦法。”

    “由于中小銀行通過傳統補充資本金的渠道和能力有限,該政策對緩解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率下滑問題會有實質幫助。”同一天,某央企保險集團研究所負責人毛智才(化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預計明年下半年,中小銀行資本充足率問題可以得到初步緩解。”毛智才稱。

    上市城、農商行資本缺口近萬億

    據銀保監會數據,截至2019年6月末,城、農商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43%和15.11%。不過,未能達到上述行業均值的,在A股上市的13家城商行中有10家,8家農商行中有4家。

    2019年三季度末,上述A股上市城、農商行中,南京銀行(601009.SH)、貴陽銀行(601997.SH)、西安銀行(600928.SH)和青島銀行(002948.SZ)均出現了環比的下降,分別由2019年6月末的13.11%、13.15%、15.19%、16.20%降至12.88%、13.06%、14.86%和15.04%。

    若拉長時間軸,上市的城、農商行中近半數的資本充足率,在完成上市當年出現大幅提升,但上市后表現為隨著資產規模的擴張而下滑。

    相較于2018年末,長沙銀行(601577.SH)、上海銀行(601229.SH)、南京銀行、鄭州銀行(002936.SZ)、張家港行(002839.SZ)、青農商行(002958.SZ)等6家A股上市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出現下降,貴陽銀行、成都銀行(601838.SH)、杭州銀行(600926.SH)、江蘇銀行(600919.SH)、無錫銀行(600908.SH)等出現一級資本充足率與核心一級充足率的下降。

    以江蘇銀行為例,該行在2018年11月擬公開發行A股可轉換公司債券以補充核心一級資本。該行向證監會提交申請后,收到了審查反饋。

    該行對必要性解釋稱:“信貸資產占比不斷提升,資本耗用隨之不斷加大;資管新規落地,將面臨一定的回表壓力,加大了對資本的消耗。”另外,江蘇銀行解釋稱,在保持較為穩健的資本充足率水平情況下,僅靠利潤留存難以滿足業務發展需要,預計2019―2021年總資本累計缺口為442.40億元。”

    江蘇銀行的坦承,道出中小銀行在發展中遇到資本難題的尷尬。

    光大證券銀行業分析師張文郎在年初的研報中稱:“參考上市銀行在銀行業的資產占比(2018年9月末約61%),預計2019年、2020年銀行業每年或需補充1.2萬億―1.5萬億元資本和TLAC(總損失吸收能力)工具。”

    江蘇銀行今年3月完成200億元的可轉債發行,隨后于9月發行200億元二級資本債券。但截至2019年9月末,江蘇銀行的一級資本充足率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較去年末下降0.14、0.01個百分點至10.14%、8.60%,仍低于同期A股上市城商行的均值10.83%和9.43%。

    事實上,城、農商行大批量資本補血仍在持續。僅在今年,北京銀行、杭州銀行、南京銀行就先后公布定增預案,擬募集資金不超過400億元、72億元、116.19億元。

    “2019 年半年末,商業銀行各層次資本充足率均出現回落。持續的資本補充必不可少。”興業研究分析師郭益忻在近期研報中表示。

    “量價齊降,收入承壓,資本的內生積累相對有限;無論是消化未來可能持續暴露的資產質量問題,還是應對表內外業務的轉型,都需要資本予以支持。” 郭益忻認為。

    創新資本工具待突破

    目前,我國銀行的資本來源可分為內源性融資和外源性融資。

    前者來源于利潤留存,可通過減少現金分紅和降低貸款撥備率、撥備覆蓋率等方式;后者可通過定增、配股、IPO、可轉債募集資金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優先股、永續債等補充其他一級資本,次級債、混合資本債和二級資本債補充二級資本。

    自2016年8月江陰銀行成為首家A股上市農商行以后,監管層鼓勵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的環境趨勢明顯加強,A股IPO也成為中小銀行最重要的資本金補充手段之一。

    據證監會最近披露的信息,滬深兩市共有16家銀行處于A股IPO排隊名單之中,擬在上交所、深交所上市的銀行分別有9家、7家。

    其中,紹興瑞豐農商行、廈門銀行、廈門農商行、亳州藥都農商行、江蘇海安農商行、重慶銀行、江蘇昆山農商行、蘭州銀行、江蘇大豐農商行、安徽馬鞍山農商行、東莞銀行等11家處于“預先披露更新”狀態。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齊魯銀行、上海農商行、廣州農商行、廣東南海農商行、廣東順德農商行等5家則處于“已反饋”狀態。

    而在港股市場,內地中小銀行遞表的熱情也在持續,繼2018年底瀘州銀行在港交所上市之后,貴州銀行、遂寧銀行、富滇銀行等均在今年有意赴港上市。

    不過,上述籌備A股或H股上市的城、農商行數量,占國內逾1500家城、農商行的比重極小。

    上市難關尚未邁過,外源性融資補充資本的道路仍較窄。

    對此,毛智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拓寬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是解決中小銀行經營困難的重要舉措,但是關鍵點是中小銀行提升整體經營能力和業務管控能力,因此效果顯現是個綜合因素作用的結果。”

    11月5日,深圳某中小銀行有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自身規模較小,上市不僅是為了募資,也是為了實現、體現規范化治理,但現在上市周期較長,股權問題、消化不良等任務都需要時間。”

    郭益忻在上述研報中表示:“近期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成為監管高層口中的高頻詞,我們預計,接下來非上市優先股、可轉債等創新資本工具將有望取得突破,永續債發行機構也可能逐步下沉。”

    “關于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工具類型、發行渠道、發行方式等問題,還需要金融監管部門和各級政府在實施過程中協同用力,才能最大程度發揮政策效用。”毛智才對時代周報記者稱。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大乐透预测彩票研究院◆
中药饮片赚钱吗 广东十一选五 赚钱不是因为多次钱 杭州绿城足球直播 12126期足彩即时比分 哪个网站容易写作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 天龙八部3d手游赚钱技巧 顺丰股票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