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科院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張斌:四季度保6壓力不大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10-22 03:13:01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物價水平偏低,經濟運行低于潛在增速,問題出在需求方,擴大需求才能解決問題。擴大需求就需要增加信貸。信貸不增長,購買力上不去,擴大需求就是一句空話。

    時代周報記者 謝江珊 發自上海

    四季度中國GDP增速會破6嗎?

    據國家統計局在10月18日發布的數據,前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697798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2%。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長6.4%,二季度增長6.2%,三季度增長6.0%,增速略有放緩,處于6%―6.5%的年度預期目標區間內。

    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增速下滑至底線6%,引發外界擔憂:第四季度GDP增速是否面臨“破6”之虞?

    “今年三季度GDP同比增速降至新低6%,接下來的四季度,因為去年基期較低,GDP同比增速大概率不會破6,全年GDP增速更不會破6。”中國社科院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張斌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Q:時代周報? A:張斌)

    6%低于潛在增速

    Q:作為長期跟蹤和研究宏觀經濟的專家,你如何研判當前中國經濟形勢?

    A:四季度GDP增速大概率不會破6。考驗是明年怎么辦,會不會破6?

    經濟增長不是越快越好,GDP增速不是6%比5%就好。判斷合意經濟增速的依據在于通脹水平:在2%―3%的通脹水平上,經濟景氣程度、企業盈利、勞動力市場均不冷不熱,對應的GDP增速最貼近潛在經濟增速。現在世界各國貨幣當局都把2%―3%的通脹作為唯一或者最重要的貨幣政策目標,這個目標中同時蘊含與這一通脹水平相一致的潛在經濟增速。

    通脹指標選取的是涵蓋普遍商品和服務價格變化方向的價格指數,而不是被個別商品和服務劇烈波動主導的價格指數,貨幣當局經常使用剔除了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核心CPI。

    三季度CPI同比增速3%。除了豬肉和其他肉類蛋白價格上漲,其他商品價格增速都在持續下跌,核心CPI自2018年中期以來持續下跌,一直低于2%,目前為1.5%。再加上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工業部門在經濟活動中占比較大,PPI更值得關注。三季度PPI與核心CPI走勢高度一致,也是持續下行走勢,目前為-1.2%。再看看其他輔助指標,制造業PMI持續低于榮枯線,制造業和非制造業PMI當中的就業分項指數都是近10年來的低位,非耐用消費品大幅下行等。

    這些指標放在一起,結論很清晰:三季度6%的GDP增速低于潛在增速。明年初如果再破6,與潛在經濟增速距離更大、福利損失更大。需要采取積極措施,保持經濟穩在6%以上。

    Q:如何從內外兩個不同維度分析我國經濟面臨的較大下行壓力?

    A:目前內外需都處于疲弱狀態。

    外部環境上,2018年三四月份至今,全球經濟環境都處于下行通道,不利于外需。目前還在探底過程中,雖然已處較低位置,但還是在往下走,沒有到底。出口跟外部環境關系緊密,全球主要經濟體經濟景氣度呈下降態勢,貿易出口也都在下降。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中國出口很難有太大起色。

    內部環境上,主要還是需求不足,這是2012年以來中國經濟經常面臨的問題。整個經濟要冷很容易,要熱卻很難。經濟容易偏冷與結構轉型有關系。大家的支出意愿較弱,尤其是投資意愿不強。投資支出弱,最直觀原因是企業資產負債表情況不是太好,未來預期不是特別明確。需要逆周期政策發力,把總需求盡量穩住。三季度廣義信貸和廣義政府支出增速都在下降,市場內發動力比較弱。政府支出雖然起托底作用,但邊際的支持力度也較弱,整個經濟內需不足。

    五大政策力保穩增長

    Q:在你看來,第四季度穩增長政策將如何發力?

    A:物價水平偏低,經濟運行低于潛在增速,問題出在需求方,擴大需求才能解決問題。擴大需求就需要增加信貸。信貸不增長,購買力上不去,擴大需求就是一句空話。目前制約信貸增長的主因不是金融機構不愿貸款,而是企業資產負債表孱弱,預期不明朗,信貸需求不足。欲激發企業信貸需求,主要依靠以下幾個手段:

    一是及時調整利率。不能因為豬肉價格上漲帶動CPI上漲而綁架貨幣政策。非洲豬瘟帶來的肉類價格大幅上漲,已經讓居民部門要為此多負擔接近萬億元的生活成本支出,如果逆周期政策不到位,居民部門的收入增長還要承擔新的損失。及時調整利率是世界各國應對需求不足的頭號政策工具,在中國也不能缺位。

    二是對房地產企業和住房抵押貸款政策的正常化。遏制房價上漲的長久之計是大幅提高住宅用地供給和改善城市公共基礎設施和服務,不能靠抑制需求。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今天被壓下去的需求以后還會更猛烈地反彈。退一步說,即便是抑制需求,選取的時點也應該是房地產銷售和價格的上升通道,而不是當前房地產銷售和價格的下行通道。房地產信貸在當前社會融資總額增量當中占三成比例,經濟下行期打壓房地產相關信貸,不僅造成房地產行業壓力巨大,全社會信貸也會再下臺階,全社會購買力跟著下臺階。

    三是確保廣義政府債務和基建投資的合理增長,發揮好其熨平經濟波動的緩沖器作用。專項債擴容對地方政府融資和基建有一定幫助,但規模上還遠遠不夠。專項債需要擴容,但還不足以滿足沒有現金流支持的公益類基建投資需求。一般預算則需要根據現實發展需要,增加對沒有現金流支持的公益類基建資金的安排。

    四是幫助流動人口在城市落戶安家的相關政策安排。巨大的流動人口背后,隱藏著巨大的沒有被釋放的消費潛力。與高收入國家相比,中國的人均家電、汽車等工業品消費過早地進入了飽和期。如果能讓更多流動人口在工作地城市安家落戶,對增加消費有巨大潛力。

    五是堅持當前匯率改革方向,發揮好匯率浮動對宏觀經濟的自動穩定器作用。

    Q:自8月中旬央行對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以來,市場降息預期此起彼伏。四季度是否有降息或降準可能?

    A:降準有時候是中性的,算不上刺激政策。降息是一個比較明確的政策寬松信號。現在監管層一直比較謹慎,不愿意給市場留下貨幣政策寬松的印象,擔心被說大水漫灌。盡管現在經濟其實需要貨幣政策寬松支持,但四季度同比數不會太差,四季度未必會馬上改口徑,將政策往寬松上定調,最起碼不會那么明確地去說。當然也有可能通過降低MLF利率方式引導LPR下降,但不一定發生在四季度,也可能到明年初。

    金融改革破舊待立新

    Q:正在進行的金融改革將對宏觀經濟帶來什么影響?金融去杠桿會否拖累經濟進一步下行?

    A:金融業治理整頓一些高風險機構和行業,我認為是有必要的。因為原來確實有很多風險過高、對投資者保護不利的業務和機構。破舊是正確的,現在的主要問題在于立新不夠,新的金融工具、產品包括金融機構在立新方面進展較慢。金融領域去杠桿、降低金融風險是一方面,但要把短板補齊。破舊但沒有立新,對經濟肯定有影響,資金短期的需求肯定會受到一些負面沖擊。

    具體而言,金融立新需要滿足經濟轉型及發展需要。

    首先,對居民而言養老保險金融服務還很不夠。現在老百姓手里的錢多了,每個家庭的金融資產平均大概有30萬元,不可能都放在銀行存款理財,其中一些人愿意承擔高風險高收益的投資,也希望長期投資,特別是養老有保障。國外家庭金融資產分布,基本上是銀行存款占1/3,證券類資產占1/3,養老保險占1/3,我國目前在這方面的局限很大,養老只占10%。個人養老金賬戶一直是一個很大的短板,實際上這塊需求很強。養老金作為長期的權益類產品,除了股市,還有不動產信托基金。不動產信托基金的想法已經提出很久,但阻力很大,一直推不出來。個人養老金賬戶的設立,需要一些相關政策的支持,包括中長期金融投資工具的配套。

    其次,對企業而言,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很難完全依靠銀行貸款,產業轉型的企業跟銀行貸款對接不到一塊,更多需要一些權益類的融資或愿意從事高風險的融資,證券市場發展做得還不夠。

    最后,對政府而言,國債、普通債這些工具用得太少。實際上很少有國家做公益和準公益的項目,去找商業銀行機構借那么貴的錢。總而言之,在金融領域,不管是對政府、居民還是企業,很多金融服務都不到位。當然已經都在改,但做得還是不夠,新的工具、產品和機構應該加快發展,這樣才能對接我國實體經濟發展的需要,對經濟形成支持而不是遏制。

    四季度基建增速將增長

    Q:基建投資和消費是今年我國穩增長的兩大支柱。權威數據顯示,今年發改委批復的基建項目投資規模較2018年同期大幅增長,要在四季度實現穩增長,是否依然必須依靠大規模基建?

    A:什么叫大規模?怎樣的基建增速算合理?過去很多的基建增速都是20%多,去年直接降到個位數。我的理解是,基建增速下降是自然趨勢,但降到什么程度是合適的水平?要根據發展的需要而定。

    就目前情況而言,內需不足,整個市場動力較弱,基建在穩定總需求方面就要發揮作用。另外,從中長期看,基建有很多短板待補,增速太低也不好。在日本、韓國,城市化率達到70%以前,基建增速要高于名義GDP增速,我國現在低于這個數。

    當然不是說中國基建增速一定要到8%―10%,畢竟每個國家情況不一樣,但在現階段,基建增速再往上抬升一點是有必要的。總量上需要保持一定的速度,結構設計上還要再優化,同時需要把基建的區域分布和項目設計做得更合理一些,更好地服務解決經濟發展的短板。

    三季度基建投資增速上升至5%,四季度基建增速肯定還會增長,尤其是同比增速會往上走,中長期貸款往上冒一些。用專項債做資本金的,還可以做一些配套資金,具體數據需要進一步測算。

    Q:如果四季度要維持6%以上的經濟增長,投資必然要繼續扮演關鍵角色,但金融去杠桿又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地方政府融資,影響基建投入。如何解決這一矛盾?

    A:首先,我認為四季度保6的壓力不大,前面已詳細說過。不過,既需要保持一個合理的投資增速,資金配套又跟不上,這一矛盾確實長期存在。

    關鍵要看什么類型的項目,公益跟準公益的項目最好從一般預算出,政府預算內直接拿錢,而不是通過發專項債。但現在因為3%的預算不能破,預算內的資金支持不到位,公益跟準公益項目的投資缺口擺在那,就只能依靠專項債了。

    專項債的盤子,其實也接不住基建規模了。所以現在出現另一種方式,將專項債券作為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再從商業金融機構里拿錢,這可能不是最理想的方式,但做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國水泥網數據顯示,11月初全國水泥價格指數為153.46,月末為163.91,環比大漲7.12%。截至12月6日,全國水泥價格指數已經上漲至165.67。

截至發稿,國家管網公司的注冊信息并未對外發布。業界普遍預計,國家管網公司估值預計在3000億―5000億元之間。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對房地產市場進行了154次政策調整。其中,政策直指樓市且最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鄭州、成都、黑龍江、馬鞍山、上海臨港、南京等。

體量巨大、問題也不少,交通擁擠、缺乏配套從來都是超級大盤的通病。但這些位于城郊的千億元小區,卻成了懷揣夢想踏進大城市的新移民置業首選地,數百萬青年的夢想也從這里開花結果。

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的公路里程達到14.85萬公里,其中高速公路總里程已達14.3萬公里,位居世界第一,而且遠超第二的美國。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大乐透预测彩票研究院◆
ui设计工作室赚钱 北单比分奖金 在家拿手机赚钱 录入验证码就可以赚钱的软件 北单比分开奖sp 魔力 手游 赚钱 内蒙麻将打法 4场进球 房产中介赚钱吗 知乎 冲顶大会去哪出题赚钱